<track id="3jjh7"></track>

    <track id="3jjh7"></track>

    <address id="3jjh7"></address>
    <pre id="3jjh7"><ruby id="3jjh7"></ruby></pre>
    <pre id="3jjh7"><ruby id="3jjh7"></ruby></pre>

    歡迎光臨甘肅檔案信息網! 今天是
    歡迎光臨甘肅檔案信息網! 今天是
    微信公眾號   |  無障礙閱讀   |   RSS訂閱   |  設為首頁  |  加入收藏

    絲路風情

    當前位置:首頁 > 檔案文化 > 絲路風情

    河西走廊上的河流

    發布時間:2022-08-09 15:32:36  作者:劉恩友  來源:每日甘肅網  瀏覽次數:

    黑河兩岸生機盎然 (王將

    河西走廊,長約1000公里,最寬處將近200公里,最狹窄處只有數公里,因位于黃河以西,又形如走廊,故名河西走廊。河西走廊有著燦爛輝煌的中華文化和綿延不絕的歷史,更在絲綢之路上承載著重要的使命。而河西走廊上的河流,就像一把把梳子,梳理著這里的往昔、今日和未來,梳理著這條走廊上的戈壁、荒漠、田野和草木、牛羊、駝群,讓這里血脈貫通、生生不息。石羊河、黑河、疏勒河則像河西走廊東、中、西部三根主要的經絡,匯聚起河西走廊大大小小的脈管,滋潤著人們的心靈,讓長城、烽燧、石窟和山川骨骼凸顯,讓干涸的田野有了甘甜的雨露,讓翠綠的陽光煥發出勃勃生機,就像水靈靈的春風吹拂著遼闊而綿延的草地一樣。

    石羊河位于河西走廊東端,它發源于終年積雪的祁連山北麓,流域覆蓋甘肅省武威、金昌、張掖和白銀4市9縣區,全長250多公里,孕育了豐富多彩的古涼州文化。在騰格里沙漠與巴丹吉林沙漠的共同夾擊之下, 20世紀50年代末,石羊河的尾閭青土湖徹底干涸,在國家實施石羊河流域重點治理以來,干涸了半個世紀的青土湖又重現碧波。如今的石羊河兩岸,碧波萬頃、草甸青翠,青土湖畔,蘆葦隨風搖曳,成群的水鳥嬉戲于一望無際的水域,泛著粼粼波光,讓人驚喜這處錦繡山川。石羊河畔的梭梭樹,多生存于沙丘上、鹽堿地帶的荒漠中,它們能夠牢牢地將自己周圍的風沙固定,減少當地沙塵暴發生的概率。

    位于河西走廊中部的黑河,是河西走廊最大的河流。東西介于大黃山和嘉峪關之間,大部分為礫質荒漠和沙礫質荒漠,北緣多沙丘分布。夏季上游多雨的季節,黑河水位陡漲,從祁連山里涌入的河水湍急奔涌而來,發出轟隆隆的巨響,像一條條藏青色的游龍,向著額濟納旗的居延海急速奔流而去,全程800余公里,沿途澆灌出張掖、臨澤、高臺之間及酒泉一帶的“金張掖”大面積綠洲,是河西重要農業區。我生活的嘉峪關市就在它的西部子系討賴河畔,也就是說它是距離我最近、最熟悉的一條河流。討賴河水從嘉峪關南市區繞城而過、流向酒泉金塔,寬闊的原始河灘里,除了一綹一綹的水流,就是滿河灘的石頭,枯水季節黑河上游的諸子河水系如洪水河、馬營河、豐樂河、梨園河、黑大板河等20多條小河流,基本也是這個樣子。這些黑河支流也同樣澆灌著散射狀態的村莊、田園、城鎮,滋潤著周圍人們的生活,正是這些大小河流,才使樹木翠綠、莊稼茂盛、牛羊健壯。你看,遠處草湖濕地里群鳥棲息、百草生長、葦蕩連綿、水光瀲滟。這都得益于這些河流。

    而疏勒河在我生活地域的西面,位于河西走廊西端,它發源于祁連山脈西段的托來南山和疏勒南山之間,橫跨青海、甘肅、新疆三省區,全長500多公里,流域面積2萬多平方公里。疏勒河唐代叫“獨利河”,元、明時期叫“布隆吉爾河”,清代以后叫“疏勒河”,創造了燦爛古老的疏勒河文明和絲路文化。疏勒河先從甘肅玉門市的昌馬峽谷奔涌而出,然后掉頭向西,穿越玉門市、瓜州縣到達敦煌市,在敦煌與黨河匯合后,從玉門關繼續向西。從航拍的疏勒河照片里,我們可以看到,疏勒河邊是蘆葦、紅柳、胡楊混生的花樹帶,像一條蠟染的飄帶,向著遙遠的西部飄動,直到飄動在蒼茫、粗獷的西部天色里;而那藏青色的水域,像大漠孤煙、落日長河,更像一條游龍,游走在遼闊的天地間,銜接著雄渾與寬闊,釋放著幽幽的豁達與靈氣。

    我去過無數條有水流過或已經干涸的河流。在這些沒有名字、遍布各種大小石頭的河流里尋尋覓覓地游蕩了至少二十多年,從騎著破舊自行車、破摩托車開始,到駕車尋訪,迎著漠風,風吹日曬,一條河流一條河流地穿越。起初我以為是喜愛河流而打發時光,現在想來,在這些鋪滿石頭的河流里,我像一條回到遠古的魚,抑或是一只可以移動的生物,徜徉于歷史的長廊,陶醉在清靜的世界,放逐心靈,接受大自然的洗禮。

    河床上的這些石頭,有的被戈壁的風磨去了棱角,圓潤光滑,有的滄桑而有層次感,仿佛是風吹雨淋日曬留下的歲月印痕和流水沖擊的光華。因為上游雨季的不確定,這些河流一年四季都要經歷干涸與滾滾波濤的交替。即使河流里沒有一滴水,也能從這些石頭的形狀、質地、顏色、紋路里看到雪山的雄姿、雷雨交加和水的模樣,因為它們都刻進了這些石頭的紋路里,更保留著河流的氣勢、韻味、巧妙和珍貴。無論是河流的深淺、寬窄,還是千奇百怪的模樣都是河西走廊的記憶,是滾滾歲月里這片土地時枯時榮的一片西部浩瀚的壯烈風景。

    下雪的冬天,這一條條河流有的仿佛蓋著雪棉被在酣睡,有的上面結滿了厚厚的冰層,但冰層下面有嘩嘩喧鬧的聲響。陽光下,像一條條印著暗花的哈達,在荒漠間拂動,讓人想到成群的動物涌向水邊的情景以及大水奔流的身影。這時候,再沉寂的荒野,也因為河流的喧囂而有了生機,也因為河道里石頭的光彩而格外耀眼。

    年初春風日暖的一天,我與朋友相約去參觀嘉峪關附近有著神奇傳說的天生橋。順著彎彎曲曲的山道下到溝底,便是寬闊的討賴河,河道中間依然靜水深流,兩邊河床布滿大大小小的石頭和潔凈的沙子。我們小心翼翼沿河而下。

    此時的討賴河水還結著厚厚的冰層,寂寞慣了的討賴河仿佛聽到冰上來客,瞬間就喧鬧起來,我們明顯聽到冰層下滔滔水流的歡唱。走了大約半個小時就到了天生橋,抬頭仰視,天生橋神秘而又科學,完全是大自然鬼斧神工的杰作。橋下有兩個圓圓的像蘑菇一樣的冰層井口,可以直接看到冰下清清的河水,流水聲傳入耳鼓,仿佛“水神”彈出的美妙樂曲,讓人既感受到了天生橋厚重的歷史,又體悟到了河流鬼斧神工的神奇。

    河西走廊上的河流基本上是清澈的,不同的是有的大水盈盈,有的清淺見底;有的滔滔不絕,有的干涸枯竭。像討賴河這樣有水流經的石頭河,在河西走廊越來越少了,許多河是有河無水、名不副實,只留下水枯之后的烙印,這樣的“河流”展現,在河西走廊大地上留下一道道皺紋,仿佛保存著對英雄挽歌般的記憶,也讓遼闊的河西走廊發出不止一次的嘆息,這種嘆息也許就是在靜等撥云見日的時刻吧。

    冬天的時候,我也經常在一些流沙地里穿梭尋覓,尋覓兔子、黃羊、野鳥以及蓯蓉、鎖陽,我從不捕獵,只是想與它們期遇。山枯水瘦的時節,沙地上那些疏疏的植物,在流沙地里高高地凸顯出來,在風中挺拔搖曳,像是要趕很遠的路似的,去尋找河流的方向。

    而我相信這些沙丘,一定是從河流的方向吹來的,他們仿佛還帶著水的細膩和光亮,一小包、一小包地窩在藤叢植物的根部,讓人懷疑它們是一攤攤固定的水澤,滋潤著這些沙生樹叢、草木的生長,并呈現出一種綿延的姿勢,綿延成另一種有形狀的暗動河流。一條條綠色的長絲帶順著地勢繚繞飄拂。偶爾也能見到叫不上名字的幾株孤零零的沙生樹,這種樹環境再惡劣也不忘頑強地生長。在蒼茫的河西大地上,它們就像一首首遼遠的歌,讓人充滿無盡的遐想。

    事實上,在河西走廊,有很多這樣的河流,這樣的河流里生長著低矮的灌木,如沙生植物檉柳、梭梭、白刺、沙拐棗、麻黃,還有紅柳、野玫瑰等,于是就有紅柳溝、玫瑰溝、蕉蒿溝等這樣以植物命名的地名。夏天的時候,一條綠色的樹帶沿著五彩斑斕的丹霞山脊蜿蜒而下,生機盎然、生機勃勃,火一樣地將沉寂的戈壁山岡點燃得像鮮花一樣怒放。

    在很多河流的低洼處,還殘存著一些戈壁環繞的草湖濕地,形成了“沙漠與湖泊、戈壁與濕地、雪山與綠地”融為一境的獨特自然景觀,這種多樣的地形地貌為野生動植物提供了良好的生存環境,構建了戈壁的生態系統。其實它們也算是一條條半干旱、半濕潤的河流。河西走廊上的每一滴水如同母親珍貴的乳汁,不僅滋養著萬千草木和牛羊,也滋養著我們的祖祖輩輩、滋潤著這片西北一隅的無限山川。

    (摘自《中國藝術報》2022年6月3日)

    友情鏈接:
    關于我們  |   聯系我們  |   投稿信箱  |   版權聲明  |   幫助中心  |   站點地圖
    主辦單位:甘肅省檔案局、甘肅省檔案館    承辦單位:甘肅省檔案館科技信息處    中文域名:甘肅檔案·公益
    地址:甘肅省蘭州市城關區雁灘路3680號(730010)    網站備案序號:隴ICP備17003853號-1    

    甘公網安備 62010202002837號

        網站訪問共
    技術支持:蘭州大方電子有限責任公司    建議使用 1280x1024 分辨率    IE8.0以上版本瀏覽器
    一级婬片A片试看120秒一
    <track id="3jjh7"></track>

      <track id="3jjh7"></track>

      <address id="3jjh7"></address>
      <pre id="3jjh7"><ruby id="3jjh7"></ruby></pre>
      <pre id="3jjh7"><ruby id="3jjh7"></ruby></pre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