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rack id="3jjh7"></track>

    <track id="3jjh7"></track>

    <address id="3jjh7"></address>
    <pre id="3jjh7"><ruby id="3jjh7"></ruby></pre>
    <pre id="3jjh7"><ruby id="3jjh7"></ruby></pre>

    歡迎光臨甘肅檔案信息網! 今天是
    歡迎光臨甘肅檔案信息網! 今天是
    微信公眾號   |  無障礙閱讀   |   RSS訂閱   |  設為首頁  |  加入收藏

    檔海拾珍

    當前位置:首頁 > 檔案文化 > 檔海拾珍

    “貍奴去后繡墩溫” ——清宮《貓冊》與貓事

    發布時間:2022-08-03 15:50:56  作者:倪曉一  來源:中國檔案報  瀏覽次數:

    農歷六月六日剛過不久。在宋代,這一天被稱作天貺節,“貺”意為賜,據說是上天賜下天書的日子。而在民間,天氣晴熱的六月初六日卻成了大型洗曬日,官府佛寺、讀書人家忙著曬書曬經,尋常百姓則會紛紛洗曬衣物,俗稱“曬紅綠”。其實,這一天,很多地區還有給貓、狗洗澡的習俗。清代錢思元《吳門補乘》中載:“六月六日浴貓狗,吳郡他邑咸有是說?!敝V語亦有“六月六,貓兒狗兒同洗浴”的說法。

    和今天的“貓奴”們一樣,古人中愛貓者也不乏其人,除了“浴貓”這樣的民間習俗和諺語外,還留下了諸多與之相關的記錄和故事。夏日悠長,不妨一讀,正可破悶消暑。

    宮貓傳名

      藏于中國第一歷史檔案館的清宮《貓冊》,是現存古代貓事記錄中裝幀極為精美、內容頗具意趣的珍品。

    《貓冊》及封套 中國第一歷史檔案館藏

    《貓冊》外有綾緞套包裝,合攏時外觀如同一本小冊子,展開則為折裝,共7幅面,通體呈淺藍色,封面飾有四方如意等交錯花紋,中間貼黃綾簽,書“貓冊”二字;正文部分亦為藍色底,每幅粘有4行簽條,簽條上方楷書貓名,名字下方小字注其生卒年月。整件檔案外形典雅,不失宮廷氣度,內容則極富生活氣息,正是宮貓們的“芳名”,著錄貓名的時間起于清道光十八年(1838)九月,訖于二十八年(1848)十二月?!敦垉浴分泄彩珍浟?4個貓名,依次為:瑪瑙花橫兒、秋葵、金橘、靈芝、金虎、小丑兒、玉虎、銀虎、雙桃兒、玉獅子、花喜、玻呵、俊姐、金哥、墨虎、喜豹、花妞兒、芙蓉、花郎兒、金妞兒、玉簪、小玉簪、花小兒、分香??傮w來看,這些宮貓們的名字并不威嚴,也不掉書袋,甚至有點“賤名好養活”的感覺,比如“小丑兒”“花妞兒”;也有的頗具滿洲特色,如“玻呵”,是滿文的漢音,意為“墨”,想來應該是給一只暗色調的貓主子起的名字;還有的用外形比喻,如虎、豹、獅子等。

    比較而言,有些古人給貓取的名字就顯得非同凡響,甚至傳為經典。比如明代王志堅《表異錄》中所載:“后唐瓊花公主有二貓,一白而口銜花朵,一烏而白尾。主呼為銜蟬奴、昆侖妲己?!逼涿鑼懙氖且恢话咨呢垉鹤爝呌邪瞪y,像是叼著剛捕獲的蟬兒,“銜蟬奴”三字簡潔生動而富有畫面感,妙哉!至于白尾黑貓的“昆侖妲己”,內涵就更豐富一些,唐代“昆侖奴”指多來自南洋一帶膚色較黑的奴仆,“昆侖”形容貓是黑色的,而“妲己”作為我國最著名的美人之一,古人歷來認為其妖艷可禍國,以此命名,讀者便不難想象這是一只嫵媚的小母貓。

    再如宋代陶榖《清異錄》中記載的一則軼事,其中提到的貓名更有韻味,“余在輦轂,至大街,見揭小榜曰:虞大博宅失去貓兒,色白,小名白雪姑”。意思是說虞大博家的白貓不慎走失,之后,及時地張貼出尋貓啟事,那時候沒有照片,想來畫像也不容易,怎么辦呢?干脆把貓兒的名字寫上,希望熱心人能在遇見一只陌生的白貓時輕輕喚它一聲,看它有無反應,以此增加失貓復得的成功率,真是聰明之舉。古人多情如此,因此很多人便記住了“白雪姑”這個名字。直到清代厲鶚《雪獅兒》的詞里還有“雪姑迎后,房櫳護得,黃睛明潤。撲罷蟬蛾,更弄飛花成陣”的句子,描寫的是一只雪白皮毛、黃色眼睛的貓兒在花下撲蟬玩耍的情景,宛若一幅清雅的工筆畫。

    珍重迎貓

    用《雪獅兒》詞牌來寫貓兒,厲鶚不是唯一的一位,這已經形成了一個小小的文學傳統。比如清代女詞人吳藻也寫過很多闕《雪獅兒》,其中有句云:“買魚穿柳,將鹽裹箬,聘來無價?!闭f得正是古人迎貓的舊俗。

    迎貓也叫聘貓。以前古人聽說誰家有小貓,想討一只回去是不能兩手空空上門的,一般或是帶一包鹽,或是奉一串魚,或是送幾支筆,這樣才好把貓迎回家。厲鶚說“雪姑迎后”,指的就是剛剛聘了一只白貓回家的意思。魚是給貓的食物,這個好理解,那為什么要用鹽和筆呢?據說這是個諧音梗,希望聘回來的貓兒能夠“多管閑事”“避鼠”,意思是家里的糧囤倉房、書架上的典籍圖箓,乃至箱篋里的衣服被褥,就拜托貓兒來管理守護了。

    黃庭堅和陸游,可能都曾經這樣絮絮叨叨地叮囑過自家的貓兒,有詩為證。很多人知曉“貍奴”“銜蟬”這兩個貓的代稱,應該就是從黃、陸二人詩句里來的。黃庭堅的《乞貓》詩中這樣寫道:“秋來鼠輩欺貓死,窺甕翻盤攪夜眠。問道貍奴將數子,買魚穿柳聘銜蟬?!贝笠鉃榧依锏呢垉喝ナ懒?,老鼠們攪得家室不安,聽說鄰居的貍貓二代已經長成,忙著買魚去迎一只回來?!吨x周文之送貓兒》詩,更充分肯定了貓之于黃家的作用:“養得貍奴立戰功,將軍細柳有家風。一簞未厭魚餐薄,四壁當令鼠穴空?!闭婵芍^有貓在此,諸鼠回避。

    陸游家的貓也不是泛泛之輩?!跋窕疖浶U氈暖,我與貍奴不出門”之句太有名了,此處不再贅述。今單說《贈貓三首其二》:“裹鹽迎得小貍奴,盡護山房萬卷書。慚愧家貧策勛薄,寒無氈坐食無魚?!薄靶∝堊o得書冊安”之句不知是不是他寫《贈粉鼻》里那只大殺四方的貓兒粉鼻,詩人自己反倒有些不好意思,說我家給不了你氍毹暖氈,也沒有餐餐魚鮮,真的很抱歉,讀來別有意趣。還有一首詩,只看名字就覺得很厲害,名曰《鼠屢敗吾書偶得貍奴捕殺無虛日群鼠幾空為賦》。不過,他家似乎養過很多只貓,秉性不盡相同,有的貓就很佛性,“貍奴不執鼠,同我愛青氈”,或是“貍奴睡被中,鼠橫若不聞”,令人不免疑竇,覺得陸先生家迎的貓不盡職盡責。

    迎貓是件很鄭重的事,不只百姓、官員人家迎貓,天子也要迎貓,這是寫進《禮記》里面的?!抖Y記·郊特牲》中寫道:“天子大蠟八……迎貓,為其食田鼠也?!毙⌒∝垉?,是周天子歲末舉行蠟祭的八種神靈之一。這當然與我國長期以來的農耕文明傳統有關,鼠患一直是農業的大敵,貓能克鼠,以此得到天子的莊重祭祀。貓的主責主業不只是保衛作物收成,《東皋雜錄》里還說:“蠶時村人畜貓驅鼠,謂之蠶貓?!睘榱朔乐故箢悋бQ繭,養蠶人家也會認認真真迎貓回家。

    溫馨侶貓

    不過,貓對于人類布置的工作可不是照單全收,它們自由自在的天性,無論在哪個時代都沒有改變過。除了捕鼠之外,它是否還喜歡捕捉其它獵物呢?

    有的古人比較通情達理,像生性放曠的北宋林逋就這樣認為:“纖鉤時得小溪魚,飽臥花陰興有余。自是鼠嫌貧不到,莫慚尸素在吾廬?!币馑际钦f:我釣魚,你吃魚,吃飽躺在花叢里,這是因為家貧老鼠不來造訪,讓貓用不著不好意思。有的人就忍不住譏諷兩句,如南宋林希逸在《戲號麒麟貓》中寫道:“道汝含蟬實負名,甘眠晝夜寂無聲。不曾捕鼠只看鼠,莫是麒麟誤托生?!摈梓胧侵娜诗F,從不殺生,詩人便把不肯捕鼠的貓兒叫做麒麟貓。至于借著貓不捕鼠卻撲殺禽鳥的事例撰寫檄貓文、討貓辭的,古往今來亦不乏人,似乎貓的功能只在于捕鼠,不捕,“尸位素餐”“殘忍濫殺”“曲盡諂媚”的大帽子必然少不了。

    有人指責貓,自然更有人愛貓。正是貓天性中的自在天真,打動了很多人。明代朱權《神隱志》中記載:“人家屋室之內,不免有鼠以害食物,須用畜貓以辟之。于山家有一貓,或于窗牖之間,自有一般和氣可愛?!贝笠馐钦f,且把貓捕鼠的基本功能放在一邊,但凡家里養著一只貓,觸目所及,氣氛就不復緊繃、肅穆,讓人的眉目都莫名舒展起來,“和氣可愛”四字恰如其分。

    蘇軾曾寫有“侶魚蝦而友麋鹿”的名句。有些動物是可以作為伴侶、朋友的,貓顯然是其中之一,人們從貓的陪伴當中所收獲的,很難用“捕了幾只老鼠”這種指標來量化,精神上的相互慰藉也不容忽視。朱彝尊《鵲橋仙·辛夷花落》中有云:“辛夷花落,海棠風起,朝雨一番新過。貍奴去后繡墩溫,且伴我日長閑坐?!币庵复荷顣r節,早起下過小雨,看那沾著雨珠新開的海棠正好,偶爾還有玉蘭花瓣啪嗒落下。本來掂了個繡墩來,卻被貓兒占座,那就等它起身之后再坐下吧,反正也沒什么急事。待貓移步后,發現繡墩上還留著它的余溫,不免心生幾縷溫柔。歲月靜好,不就是這番光景嗎?

    尊貴如帝王,也難抵擋貓的魅力。明世宗朱厚熜與一只名為“霜眉”的貓交情甚篤,《欽定日下舊聞考》里也記述了這段往事:“原嘉靖中,禁中有貓,微青色,惟雙眉瑩潔,名曰霜眉。善伺上意,凡有呼召或有行幸,皆先意前導,伺上寢,株橛不移。上最憐愛之。后死,敕葬萬歲山陰,碑曰虬龍冢?!彼紝κ雷谛斡安浑x,甚至在朱厚熜睡覺的時候,也會像小樹樁一樣一動不動,守護在側,想必對后來經歷過壬寅宮變、缺乏安全感的他來說,實屬難能可貴吧??偠灾?,有貓陪伴的人,似乎在這碌碌塵世間就多了一處幸福的所在。

    宮貓留影

    明 朱瞻基《花下貍奴圖》 臺北故宮博物院藏

    同屬明代帝王,以極擅繪事著稱的宣宗朱瞻基,用畫筆為宮貓們留下了“御照”。人們從他的《花下貍奴圖》《壺中富貴圖》不難判斷出,朱瞻基也是一位愛貓之人?!痘ㄏ仑偱珗D》現藏于臺北故宮博物院,繪于明宣德元年(1426)。此畫中有兩只貓,坐在湖石疏菊旁邊,雙目炯炯,神態機警可愛。畫面右側的貓,其頭背是深貍條紋,從下巴到腹部、四足則為白色;左側的貓頭、背、臀尾各有一些黑黃色塊,主體為白色,觀之意趣無窮。清代才女孫蓀意平生愛貓成癖,曾專門總結過世人對貓的命名法:“(貓)以純黃、純黑、純白者為上,玳瑁者次之。惟時人好尚,如肚白背黑者,名烏云蓋雪;身白尾黃,或尾黑,或貍,名雪里拖槍;身上有花,四足及尾俱花,或貍色,或虎斑色者,謂之纏得過;若背黃黑白相錯者,名玳瑁貓;頭頂有花紋圓如球,尾文連錢者,名鞭打繡球;背上花紋相駁,腳腹白者,名錦背罩牙床;身黃尾白者,名金瓶掛玉鉤;背黑四足白者,名踏雪狐。種種不一,隨人命名者也?!庇墒强贾?,朱瞻基所繪明代宮貓勉強可以歸為錦背罩牙床?當然,無論是否名品,畫中貓兒都是極為可愛生動的。

    《花下貍奴圖》在清代被錄入《石渠寶笈》,乾隆帝還題寫了“神肖烏圓”四個大字,并進行了鈐印、題詩?!盀鯃A”也是貓的代稱之一,王冕寫自家貓時,稱它是“吾家老烏圓”,劉基的詠貓詩則說:“碧眼烏圓食有魚,仰看蝴蝶坐階除?!笨芍^詩情畫意。

    講完了明宣宗畫貓,我們再說回清宣宗。單憑留下來的道光朝《貓冊》說他可能是“貓奴”,似乎武斷了一些,不妨結合其他檔案來推斷一下。在道光朝內務府呈稿檔案中有傳旨畫貓的記錄,僅在道光十九年(1839)、二十三年(1843)這兩年內,就多達十數次,奉旨作畫者均為沈振麟。沈氏為清末著名宮廷畫師,在如意館任職多年,擅長工筆畫,創作題材包羅甚廣,存世畫作較多,曾獲賜慈禧親題的“傳神妙手”匾額。

    試舉幾例畫貓的檔案記錄:

    (道光十九年)正月初十日懋勤殿太監王永貴傳旨,著沈振麟畫小貓一張,高五尺四寸,寬三尺。欽此。

    四月初四日懋勤殿太監王永貴傳旨,著沈振麟畫小貓三個一張,長五尺五寸,寬三尺五寸。欽此。

    四月初七日懋勤殿太監王永貴交折扇一柄,傳旨著沈振麟畫小貓三個。欽此。

    六月初八日,懋勤殿太監王永貴交折扇一柄,傳旨著沈振麟畫泥金銀小貓一個。欽此。

    (道光二十三年)八月二十三日,懋勤殿太監張德喜傳旨著沈振麟畫小貓二個,長四尺三寸寬二尺紙一張繪畫。欽此。

    這些畫貓的旨意,均為道光帝下達,繪畫時間也與《貓冊》中宮貓的名字著錄時間吻合。道光十九年(1839)四月上旬,道光帝兩次命沈振麟畫“小貓三個”,《貓冊》上出生在繪畫日期之前的貓兒計有4只,分別是瑪瑙花橫兒、金橘、玻呵、花小兒,這其中花小兒是十九年(1839)三月某日才出生的,在四月初很可能還未足月,那作為“模特”的應為瑪瑙花橫兒、金橘、玻呵吧?

    由于貓、蝶與“耄耋”諧音,明清時期以貓、蝶入畫或作為裝飾紋樣的十分常見。相較而言,宮廷畫中的貓兒往往頗具富貴氣象,而兩宋畫家筆下的貓兒則更為生趣、靈動。

    清 沈振麟《耄耋同春》冊頁之一 臺北故宮博物院藏

    千百年來,人們對貓的種種愛恨嗔癡,或珍重、或督責,貓兒們在意嗎?它們伸伸懶腰,從暖融融的紅氈到灑滿和煦陽光的草地,從高高的枝柯到花影重重的臺階,想銜蟬就銜蟬,想端坐就端坐?!澳档び俺挎页僧?,薄荷香中醉欲癲”“飲罷雞蘇樂有余,花陰真是小華胥”,“華胥”是黃帝夢中的理想國,那里的人民無樂無憂,無懼無驚,“其民無嗜欲,自然而已”。雞蘇是薄荷屬植物,對部分貓兒來說與酒無異。世人“行行重行行”,登山又爬坡,貓卻早已醉倒花蔭、夢造華胥,你道是誰該羨慕誰呢?

      原載于《中國檔案報》2022年7月22日 總第3860期 第四版

    友情鏈接:
    關于我們  |   聯系我們  |   投稿信箱  |   版權聲明  |   幫助中心  |   站點地圖
    主辦單位:甘肅省檔案局、甘肅省檔案館    承辦單位:甘肅省檔案館科技信息處    中文域名:甘肅檔案·公益
    地址:甘肅省蘭州市城關區雁灘路3680號(730010)    網站備案序號:隴ICP備17003853號-1    

    甘公網安備 62010202002837號

        網站訪問共
    技術支持:蘭州大方電子有限責任公司    建議使用 1280x1024 分辨率    IE8.0以上版本瀏覽器
    一级婬片A片试看120秒一
    <track id="3jjh7"></track>

      <track id="3jjh7"></track>

      <address id="3jjh7"></address>
      <pre id="3jjh7"><ruby id="3jjh7"></ruby></pre>
      <pre id="3jjh7"><ruby id="3jjh7"></ruby></pre>